黄泰岩:把绿色发展作为干部政绩考核的重要指标

来源:中宏网时间:2017-09-25 10:57:22

  中宏网北京9月25日电(记者 王镜榕) 中央民族大学校长、中国经济发展研究会会长黄泰岩日前撰文指出,形成绿色思维方式,坚持底线思维,划定不可逾越的生态红线;坚持永续发展思维,为子孙后代留下发展空间;坚持法治思维,建立最严格的生态监管制度体系。形成绿色领导方式,把绿色发展指标作为干部政绩考核评价体系的重要指标,甚至实行“一票否决”。

    他强调,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最大限度地满足广大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必须研究生产力发展规律,目前特别需要研究产业结构、城乡结构、区域结构、技术结构、需求结构等一系列重大结构演进规律,推动我国经济朝着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方向发展,顺利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他指出,研究生态环境发展规律,把保护生态环境、改善生态环境提升到保护生产力、发展生产力的高度,实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深入研究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之间的关系,研究人的福祉与生态环境之间的关系,为广大人民群众创新创业、过上幸福美好生活提供基础和空间。

  他认为,在经济发展新常态下,生产力发展的主要矛盾从以往的总量性矛盾转变为结构性矛盾,如以中低端为主的产业结构不适应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的需要;大量无效和低端产品供给难以满足居民对产品的质量、品牌、安全和个性化消费需求等。这就决定了新常态下的经济发展必须从注重量的扩张转向注重质量和效益的提高,关键是推动经济增长从要素驱动转向创新驱动,保持中高速;产业发展从低水平重复建设转向产业结构优化升级,迈上中高端。

  黄泰岩指出,西方经济增长理论强调技术进步和全要素生产率对经济增长的重要贡献,探讨影响技术进步的因素和实现技术进步的途径,但其以研究发达国家经济增长为己任,忽略了发展中国家最核心的问题不是单纯的经济增长而是经济发展,更没有关注像我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从中等收入阶段向高收入阶段迈进过程中面临的技术进步和重大结构优化问题。西方发展经济学虽然探讨发展中国家的发展问题,也研究发展中国家的经济结构优化问题,但忽略了技术进步以及工业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共同发展和互动发展的问题,而且将研究重点集中于低收入国家如何实现发展上,没有考虑进入中等收入阶段后的发展中国家如何完成重大经济结构转型及继续发展等问题,当然更不可能研究中国的经济体制转型和全面深化改革问题。

  他认为,党的十八大以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和经济体制改革构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的总体框架,成为学术研究的重点问题。创新发展研究。重点是研究决定发展速度、质量和效益的动力。研究如何充分发挥创新作为经济发展第一动力的作用,建设创新型国家,全面提升潜在经济增长率和全要素生产率,把经济发展新常态下的发展速度稳定在中高速,顺利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研究以信息技术、智能技术为特征的新一轮技术革命,构建产业新体系、新模式、新业态,拓展发展新空间;研究“互联网+”战略,改造传统产业,提升发展质量和效益;研究如何通过发展绿色技术,破解资源环境瓶颈制约,实现经济增长与生态文明建设同向同行。

  协调发展研究。我国正处于由中等收入国家向高收入国家迈进的阶段。研究什么是及如何走新型工业化道路,促进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形成良性的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机制,推动产业结构迈上中高端,推动产品品种、品质、品牌全面提升,实现产业结构与居民需求结构、产品结构与居民消费结构相协调。研究如何推动区域经济协调发展,深入实施西部开发、东北振兴、中部崛起、东部率先的区域发展总体战略和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一带一路”建设三大战略,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还应研究如何推进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深度融合发展。

  绿色发展研究。形成绿色生产方式,构建科技含量高、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的新产业体系和循环经济体系,提高经济绿色化程度。形成绿色生活方式,树立绿色生活理念,养成绿色生活习惯,达到绿色生活自觉。形成绿色思维方式,坚持底线思维,划定不可逾越的生态红线;坚持永续发展思维,为子孙后代留下发展空间;坚持法治思维,建立最严格的生态监管制度体系。四是形成绿色领导方式,把绿色发展指标作为干部政绩考核评价体系的重要指标,甚至实行“一票否决”。

  开放发展研究。推进全方位对外开放,使我国对外开放从沿海扩展到沿边、沿江,从主要对发达国家开放扩展到对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开放并重,从主要是“引进来”扩展到“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推进更高层次对外开放,使我国对外开放沿着从跟随到参与再到主导制定国际规则和技术标准的路径不断攀升,更深入地参与全球经济治理,获取与我国经济地位相称的话语权和主导权。构建跨国产业链,使我国对外开放从一般的“引进来”“走出去”扩展为加强国际产能合作、构建跨国产业链,实现对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的系统整合与利用。

  共享发展研究。主要目标是把我国经济稳定在6.5%左右的增长区间,并且实现比较充分的就业。重点研究如何把不断做大的“蛋糕”分好,扩大中等收入阶层,逐步形成橄榄型分配格局。特别要加大对困难群众的帮扶力度,实施精准扶贫战略,坚决打赢农村贫困人口脱贫攻坚战,让全体人民共享改革发展成果。

  以改革保障和推动发展。以混合所有制改革为国有企业改革的重要突破口,坚定不移把国有企业做强做优做大。完善以税收、社会保障、转移支付等为主要手段的收入再分配调节机制,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解决好收入差距问题,使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推进“放管服”改革,转变政府职能,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应深入研究加强激励、鼓励创新问题,增强微观主体内生动力,提高盈利能力,提高劳动生产率、全要素生产率、潜在经济增长率。(完)


责任编辑:王镜榕
上一篇:王大树:把握深刻内涵 坚持共享发展
下一篇:黄泰岩:在重大判断指引下再创新辉煌

信用中国

  • 信用信息
  • 行政许可和行政处罚
  • 网站文章